五子棋游戏

小说:他两次救她,好感度上升,他看她吃瘪笑了,暗卫们惊呆下巴

韩子凌微微偏头,与宸惜清澈的目光直直对上,看着宸惜心虚的表情,小嘴瘪着要哭不哭的,顿时有点啼笑皆非,这姑娘自己做坏事,还自己委屈的很。

鬼使神差地,韩子凌摇了摇头,语气带着微微哄宸惜的意味:“不会。”

宸惜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怎么每次自己做坏事都被攻略对象撞见啊!吓死了,现在目标攻略对象对自己的好感度才4点,真担心这好感度会被扣掉嗷!

不过这个韩子凌还真是不一样,一般男的看见自己恶毒的一面,只怕早就在心里厌恶自己了。果然韩子凌作为攻略对象就是不同的!

宸惜虽然松了口气,但是为了避免攻略对象以后想起来再误会,开始碎碎念南青宁的“恶行”。

“其实,我也是被逼无奈啦,谁不想做一个单纯的小仙女,可是有这么一个整天装可怜的庶姐,整天惦记着嫡女的位置,整天就想欺负我,我不反击,就会被她欺负得更狠。”

说着说着,宸惜装模作样的掏出一块手绢,细细地摸了摸眼睛,嘤嘤嘤地抽泣:“真的是忍一时风平浪静?退一步越想越气啊!”

“后日就是我娘亲的祭日了,可是我父亲从来没有来看过娘亲,父亲心里永远只有庶姐。那我不心机一点,肯定被庶姐生吞活剥了!还怎么保护我的家人。”

宸惜的声音越来越落寞,抽泣声也变大了。

韩子凌无语了,这怎么还是个小哭包啊?说哭就哭?头有点就疼了,自己就是想找个话题,怎么这还惹小丫头哭了呐?应该没人看见吧,不然大家以为他欺负一个小姑娘怎么办!

揉了揉眉间,韩子凌想了想顺着宸惜的话,没办法地哄道:“对对对,你做的对。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,还知道保护家人,你很不错。”

本来只是顺着小姑娘哄哄她,谁知道宸惜听见这话,嚯的抬起头,眼泪汪汪地看着他,真心地感叹道:“公子!果然长得好看的人,都这么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事情!公子真是个好人”

韩子凌环抱着双手,微微挑眉,好人?长得好看?倒是有不少人夸自己好看,夸自己是好人的还是头一遭,更别说夸自己是个长得好看的好人。有意思。韩子凌觉得小姑娘有点有趣。

“叮,目标对象好感度加5.”系统提示音响了起来,宸惜得意地晃了晃脑袋,与系统真心实意地夸奖道:“系统弟弟,攻略对象长得真好看,人也是一个好人!”

系统翻了个白眼,说道:“只要给你加好感度,并且长得好看,都是好人。标准忒低了点。”

宸惜:......“住嘴吧,说实话会被打死哦!”

宸惜将帕子收回了袖子里,紧张地看着韩子凌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那个......”

欲言又止,韩子凌挑眉,微微颔首,示意她继续说下去,“嗯?”

“公子,您不会把我做的事情说出去吧?”

红红的眼眶,眼睛里还带着紧张,韩子凌觉得宸惜真的很像一只小猫咪,可怜巴巴的,却丝毫不显得做作,他一点都不排斥。

“哼,本公子是那么无聊的人吗?”韩子凌双手环抱,“不过记住啊,这是你欠我的第二个人情。”

宸惜瘪了瘪嘴,“哦,我记下了。”

出来赏个花,就被人打劫走一个人情,即使打劫者是攻略对象,宸惜也觉得伐开心啊。

宸惜下午就一直在禅房抄写佛经。因为后天就是娘亲的祭日,宸惜这两日很是勤劳的抄写佛经。偶尔出去四处逛逛,很巧合地又一次遇到了攻略对象,被韩子凌拉过去下棋。

下棋!下棋!下棋简直和写字一样令人头疼!宸惜简直是名副其实的臭棋篓子,棋艺臭的连韩子凌都忍不了了。

宸惜又一次很快就死的透透的时候,韩子凌将手中的白棋丢进了棋篓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南五姑娘的棋艺真是让韩某叹为观止。”

宸惜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“呵呵,还好还好。”

后来宸惜实在下不来这个围棋,为了稍微赢回点场子,于是教韩子凌玩五子棋,一开始韩子凌没有完全掌握玩的极巧,倒是让宸惜掰回几局。

可是韩子凌后来掌握了这五子棋的技巧之后,又一次把宸惜杀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。宸惜顶着韩子凌嘲笑的目光,拉着自己的丫鬟落荒而逃,她!再也不要下棋了!脸都丢光光了!

韩子凌看着宸惜羞愧掩面而逃的背影,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,不仅笑了,还笑出了声。暗处的暗卫看着自家主子这和煦的笑,纷纷下巴都惊得掉了下来,啧,莫非是因为春天到了?

南宸惜娘亲祭日那...

“您放心啊,南宸惜没有做到的事情,我会帮她都做到的!所以,您九泉之下就安心吧。希望您下辈子可以一生美满,不再抑郁去世。”

宸惜跪在牌位前,诚心诚意的磕了头,望着牌位轻声说道。

法事花了一个上午才结束。觉醒寺的和尚们举行完法事就离开了,宸惜一个人在禅房内供奉平安符,想给家里的长辈一手供奉一个。

系统懒洋洋地趴在垫子上,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?”

宸惜放好护身符,站起身,坐在一边的桌子旁,给自己倒了杯水。诵经诵了一个上午,嗓子都有些哑了,这会子终于是可以喝口水了。

觉醒寺的茶是苦丁茶,入口苦涩,多喝几口就会感觉到回味有些甘甜。宸惜不喜欢这苦苦的茶,皱着眉头勉强喝了小半杯,才缓缓开口:“急什么,这觉醒寺听说风景甚美,我们再住两天。正好我给祖母供奉的平安符还差两日。”

系统没有反对,宸惜像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问道:“系统,我想问你啊,人家系统都神通广大,那么你有什么本事啊?”

“......你想要我干什么,直说好吧。还别人家系统,好像搞的你见过别人家系统一样。”系统就知道宿主对自己“不安好心”的很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